总有一小我私家,属于曾经

  每小我私家心上都有一个刺青,挥不去,抹不掉,爱来的时候,妖娆成野性;爱去的时候,滴血成殇。岁月如风,吹落一地沧桑,醉酒而歌,却原来,红尘只是回眸一笑。   

——题记

总有一小我私家,属于曾经  

夜渐静,独倚阑珊,有梦彳亍于心头,影象如烟,穿过月辉轻寒,渐次迷离成眸光中的千回百转。

  听一首歌,念一小我私家,忆一座城,于无声处倾听灵魂的呢喃,青灯墨下,谁是谁的天长地久?月影杯中,谁又是谁的谈笑风生?

  一次站台的挥手,竟成了定格的永恒,一别成诀,惊鸿一瞥,当痛日日夜夜碾压过心脏,当泪水一次次冲垮坚强,才知,爱有多深,痛就有多深;才懂,缘来缘往,只不外似水流年。

  张爱玲说:我以为,恋爱可以填满人生的遗憾,然而,制造更多遗憾的,偏偏是恋爱。爱着,是一种幸福,可又有谁知,爱,某些时候,是一种肝胆欲裂的疼痛?

  年华里,总有些文字,能让我们久久地端坐窗前,读它一遍又一遍;总有些音乐,能让我们不停地循环播放,从天黑听到天亮。流转的时光,照一脸沧桑,许多人,许多事,来不及遗忘,来不及细数,流年,已滴在时光的流里,静静走远。

  或许,每小我私家心上都有一个刺青,挥不去,抹不掉,爱来的时候,妖娆成野性;爱去的时候,滴血成殇。

  “你笑一笑,我就可以兴奋好几天,可看你哭一次,我就惆怅了好几年”,痛得让人心碎的句子,落幕富贵,谁与天涯?

  一直以为,爱,就是舒婷并肩挺立的开花的树;情,就是张爱玲低到灰尘里还要开出的花,却原来,爱,只是浅笑饮鸩酒!

  没有人喜欢伤心,但有时我们又不能不伤心,那是因为,伤心曾经来过,曾经那么刻骨铭心地驻足过你的心房。这世上,一个“情”字,终是有太多的人,见得过而穿不外,悟得出而堪不破啊!

  一曲悲歌,一场离殇……

  夜未央,弦断肠,筝歌不懂夜的忧伤,流水幽冥,载不动许多愁,烟云散淡,浮华若梦,谁的轻吟碾落了一地相思?谁的纤指敲疼了漫天星愿?断章残句拼凑得起昨天,又怎圆满得了似水流年?一袭惊梦,宛若游龙,今后,长歌处,荷叶做裙;回眸里,莲花葬心。

  将一丝丝念想,绽放成葱茏的模样;将一叠叠影象,折叠成泛黄的纸张。缘起缘灭,当万千缱绻留不住褪了色的影象,站在落英缤纷中,我以一抹浅笑的姿态与你作别,聆听渐行渐远的脚步,任冷冷的雨敲疼了心,碎了一地的诺言,再也拼凑不会昨天。

  君问归期未有期,岁月如风,吹落一地沧桑,醉酒而歌,却原来,红尘只是回眸一笑。吟一阕清词,勾几笔疏狂,锦瑟年华里,几多往事终成烟。自此,遥遥天涯,你是我再也无法触及的目光,茫茫沧海,你是我无法逾越的泅渡……

  是谁说过:恋爱是个奇怪的工具,当情已沧海桑田,忖量,却顽固地在回眸处站成风物。是的,爱上一小我私家可能只用一瞬间,而忘记一小我私家,却要支付整整一辈子。

  郭敬明说:走曾经走过的路,唱曾经唱过的歌,爱曾经爱过的人,却再也提不起恨。回眸过往,人生,总有些秘密,在心;总有些故事,珍藏。一段情,一句话,一转身,一辈子;一座城,一滴泪,一缕念,一生心疼。

  流年,烟火,总有一小我私家,属于曾经……

  作家简介:红尘一笑,本名:刘静。作家、诗人。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、副秘书长;《中国散文诗年选》副主编;中国诗歌学会会员、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。在《散文诗》、《中国文学》、《中外文艺》、《中国诗赋》等全国几十家报刊发表作品近千件。获国内种种文学赛事奖项50余次。著有小我私家散文集《花开,只为倾城》、《静听心海》,诗集《那梦,那时光》。主编大型合集《2016今世作家文学精品》、《新视野:诗文精品选读》、《2015今世作家作品精选》等十余部大型文卷。发表网络文章200余万字。(此文选自《红尘一笑散文集》,作者授权宣布)

微信关注"美文摘抄" 微信号:www_szwj72_cn

免责声明:文章/图片来源于互联网

转载声明:莫名苑美文摘抄 www.szwj72.cn

美文推广